第0049章 合围日军 反击的时候到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烽火:无痕弹道第0049章 合围日军 反击的时候到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清理牺牲将士的遗体,叶孝安忽然间在阵地后面看到了在徐州陆军医院遇到了那名护士刘洛丹。

  “咦?您是,您是徐州陆军医院的护士姐姐!”叶孝安喊到,刘洛丹转过身看向叶孝安。

  “你是那天的那名伤兵?”刘洛丹问到,叶孝安笑着点了点头。

  “姐姐怎么来这了?”叶孝安看着刘洛丹问到。

  “我也是奉命加入50师过来支援的,我们陆军医院本身就隶属战区司令部,这里的战斗十分激烈,我们就过来支援了,这里是野战医院!”刘洛丹说着指向不远处的一片帐篷说到。

  “哦!俺说呢,受伤的弟兄们被抬到了后面很快就缠着绷带回来了,原来野战医院离俺们阵地这么近!”叶孝安说到。

  “对了小兄弟,听其他士兵们说你昨天立功了?还打死了鬼子的神枪手?”刘洛丹问到。

  “是!”叶孝安腼腆的笑着回答到。

  “真不简单,那名鬼子的神枪手好像打死了咱们不少弟兄,还有185团警卫连赵连长!”刘洛丹问到,前面的叶孝安点了点头。

  “听说你还缴获了一支步枪?”刘洛丹问到。

  叶孝安侧过身向刘洛丹展示了自己昨天缴获的九七式步枪,“这把步枪厉害就厉害在了上面还带着一个望远镜!”叶孝安笑着说到。

  “就是,好马配好鞍,好枪就应该给最强的战士使用!”刘洛丹说着拍了拍叶孝安的肩膀说到,叶孝安有些咧嘴,刘洛丹此时才发现叶孝安的肩膀缠着绷带,昨天的战斗中他的肩膀受了一枪。

  “抱歉呀小兄弟,我不知道!”刘洛丹立刻道歉,叶孝安笑着摇了摇头,“没啥的,已经不疼了!”

  “我还有事,你赶紧休息去吧!”刘洛丹说到。

  “不歇着了,俺还要尽快赶回阵地,对了护士姐姐,你这绷带还有么?”叶孝安问到。

  “有的,你稍微等一下!”刘洛丹立刻返回医院,片刻之后拿了一个箱子出来里面全是绷带。

  “这个交给你!”刘洛丹说着将一个大盒子交给了叶孝安,“你的伤势真的没有问题了么,看你的样子像是贯穿伤!”刘洛丹看着叶孝安肩膀缠着的绷带问到。

  “没啥事,已经不疼了!”叶孝安笑着抱住盒子向南关阵地走去。

  29日,日军赖谷支队再次集中优势兵力向台儿庄中国守军发动猛烈的进攻,并攻陷了台儿庄的东半部,形势对于守军已经越发的不利起来,第31师完全有被包围歼灭的危险,求援电报从师部传到军部,进而传到集团军司令部、战区司令部,战区司令看着地图敌我态势陷入了沉思。

  “命令第20军团,立刻向台儿庄方向开进,驰援庄内守军不得有误!”战区司令长官命令到,身后的参谋长立刻敬礼转身出去了,很快第20军团接到了命令开始调整部署准备驰援台儿庄。

  此时在31师师部,师长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最后的一支预备队派往阵地前沿埋伏在废墟及建筑中去,以此来减少主阵地的防御压力,担任埋伏任务的一个营立刻潜入这些区域做好了战斗准备。

  不久日军的炮火再一次向守军展开了轰击,75mm炮弹带着死亡的呼啸声砸在了阵地上,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轰击着守军士兵的耳膜,有很多士兵经此一战成了聋子,落下了终生残疾,当多年以后这些还健在的士兵被人们提及此事的时候都洋溢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荣誉感和责任感。

  “俺是军人,守土为国,义不容辞,俺们当兵的不去,难道还要让老百姓去么……”这就是天下最强悍的中国军人!血性!狼性!

  “轰”“轰”“轰”伴随着最后几颗炮弹炸响,阵地上的士兵们立刻前出进入战壕,将步枪伸出了阵地,正面,日军赖谷支队主力嚎叫着正在向南关阵地冲上来。

  “给老子往死里打!”第31师师长立刻下令,一时间轻重机枪火力,迫击炮火力全开,在阵地前形成一道密集的火网,冲在前面的日军士兵被子弹命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牙细给给,牙细给给!”大队长山田弘治中佐挥舞着指挥刀不断的喊着,指挥着自己麾下的士兵如同疯子一般无惧死亡的迎着守军的火力向上进攻,守军士兵也杀红了眼,机枪手大声的嚎叫着向日军冲锋阵列猛烈扫射,机枪的枪管也因为长时间的射击温度升高,已经有两挺机枪不堪重负炸膛了。

  阵地前进攻中的日军距离阵地越来越近了,埋伏在暗处的叶孝安此时将目标对准了那名挥舞军刀的军官山田弘治,在光学瞄准镜里,他十分清楚的看到了那名军官的模样。

  “难怪能在400米开外精准命中,有这个东西俺有把握命中500米开外的目标!”叶孝安想着扣动了扳机,子弹呼啸着冲了出去,形成一条优美的抛物线,准确的命中了山田弘治的面部,子弹打穿了他的额骨搅烂了小脑从后脑穿出,立刻一滩带着鲜红的肉馅被卷了出来,山田弘治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击毙了,他到死都不知道这颗打死自己的子弹是从什么地方射过来的。

  “支那士兵的枪法很差,200米之外还是比较安全的!”这是日军官兵普遍的一种认知,但是他们此时却忽略了阵地上有让他们望而生畏的血魔。

  就在昨天,赖谷启在看到佑野满次被割掉鼻子、耳朵的尸体后气的抓狂,于是今天操起指挥刀披挂上阵,他要亲手指挥部队攻破中国守军的阵地。

  “哗啦咔嚓”阵地上叶孝安埋伏在暗处拉动枪栓,此时叶孝安已经击毙了两名机枪手外加一名正在操炮的日军掷弹筒手,很快一颗子弹被顶进了枪膛。

  “乒勾”又是一声枪响,子弹旋转着穿过了一名抱着机枪的日军士兵的脑袋,那名士兵立刻扑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哗啦咔嚓”又是一颗子弹被顶进了枪膛,瞄准镜中,叶孝安瞄准了一名日军士兵的腿部,枪声响起,那名士兵惨叫着倒在了地上,很快身后有两名士兵将他拽起来带向了后方。

  “打伤一个鬼子兵,就有两个士兵去照顾他,这样比较合算!”叶孝安想着再次举起了步枪。

  在守军顽强的攻击下,日军的进攻被阻止在了阵地前,看到进攻不利,赖谷启不断呼叫火炮支援,但此时日军的75mm炮弹又出现了供应不足的问题,他们的运输线也已经濒临极限了。

  “旅团长阁下,野战炮兵第10联队来电话,他们的炮弹不足,也只够维持两轮齐射了!”一边的参谋长竹内清一报告到。

  “真没有想到,我军在这个阵地上足足消耗了近千发炮弹,也没有拿下来,真想知道对面的支那守军士兵都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赖谷启放下了望远镜摇了摇脑袋说到。

  另一边正在指挥战斗的31师师长在看到主阵地将日军的主力部队拖住之后,料想敌人的指挥部一定是空虚的,于是命令埋伏在附近废墟的一个营放弃原来的作战计划立刻向东边运动,伺机歼灭日军的旅团部,生擒赖谷启,营长夏国豪立刻带领着自己的部队向东边转移。

  此时赖谷启不断向前锋攻击部队下达战斗指令,但是无论如何迂回,守军阵地就如同铁桶一般,阵地前日军的伤亡越来越大。

  “旅团长阁下,第3大队山田弘治中佐已经玉碎!”参谋向赖谷启报告到,赖谷启的眉头皱了起来。

  “命令第2大队接替第3大队继续向支那军阵地进攻,一定要占领他们的阵地!”赖谷启喊到。

  “旅团长阁下,前沿观察哨报告,有大批支那军正在向旅团部进行合围!”

  “纳尼!”赖谷启听闻大吃一惊,“命令第1大队立刻向旅团部靠拢!”

  “哈伊!”参谋敬礼转身出去了。

  前沿正在进攻的日军突然间顿了一下,紧跟着第1大队开始后撤,由于命令下达的十分匆忙,导致正在进攻的第2大队立刻慌了神,也跟着向后退却。

  “师座!鬼子开始撤退了!”参谋大声的跑进师部喊到。

  “他娘的!”31师师长立刻来了精神,一小子从床铺上站了起来,伸手抄起手枪走出了师部。

  “传额命令,立刻向日军进行反冲锋,给额包围他们,一个都不许放走!”师长大声的说到。

  “是!”参谋敬礼转身跑了出去。

  顷刻间战场的形势发生了逆转,还不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的日军进攻部队竟然转眼之间就陷入了国军的包围之中,远处日军的野炮联队因为弹药的原因也是一筹莫展,联队长支着身体嘬着牙花子一筹莫展的看向旅团部。

  “炮弹为什么还没有到,辎重联队的那帮家伙们有没有在努力工作!”野炮联队长大声的喊着。

  “你们是勇猛的大日本皇军,给我消灭敌人!”赖谷启大声的吼叫着,但是日军此时被压缩在一起,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进攻,叶孝安躲在一处位置不错的建筑物内不断用冷枪精准的杀伤日军的军官,谁腰上挎着刀谁就是叶孝安的目标。

  “乒勾”

  “哗啦咔嚓”一颗弹壳从枪膛内弹了出来落在一边,远处一名军官被击中眉心,鲜血从弹口窜了出来倒在地上,第2大队第1中队顷刻之间陷入混乱,国军185团的将士们最为勇猛,一马当先手持大刀片不断砍翻鬼子士兵。

  “旅团长阁下,三个大队有些守不住了,支那军队的战斗力突然间爆发了!”一名参谋跑进来报告到。

  “八嘎!”赖谷启愤怒的喊着转身走出了旅团部,“命令部队向*围,另外接师团长请求支援!”赖谷启命令到。

  “哈伊!”参谋立刻敬礼,很快求援电报就发到了日军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的面前,此时的矶谷廉介也犯难了,第8旅团此时正在被国军第20军团的52军所牵制,另一路85军也有突袭驰援台儿庄的迹象。

  “发电报给方面军,请求支援!”矶谷廉介懊恼的说到,“我一直以为赖谷启这个家伙是个什么武士,由此可见也是一个说大话的家伙!”矶谷廉介郁闷的想着。

  很快各部被围困的消息传到了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总司令官于是命令正在休整的坂本支队立刻集合向台儿庄一线行进,务必将第10师团救出来,行进至途中遭遇国军第75军阻击陷入苦战。

  战斗从30日一直持续到2日,予日军重大杀伤,坂本支队苦战不支向后退却,使其支援第10师团的计划落空,3日,战区司令官下达了全线反击的命令,台儿庄战役进入了反攻阶段。

  接到反攻命令,国军第52军、75军、85军三支部队立刻向台儿庄外围攻击前进,日军第10师团撤退不及,陷入重围。

  “该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185团杨团长挥舞着C96冲出了阵地,身后一众士兵向龟缩在街道建筑中的日军展开清缴,日军赖谷支队的士兵利用建筑的窗口向国军士兵射击,远处的叶孝安则依靠着自己精准的枪法不断击杀隐藏在角落里的日军士兵。

  “乒勾”一声枪响,子弹拖着淡淡的轻烟命中目标,日军士兵脑袋随着子弹的惯性猛的一仰倒了下去。

  “哗啦咔嚓”叶孝安熟练的拉动枪栓,顶进去一发子弹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突突突……突突突……”在185团进攻的道路上,一挺大正十一年式机枪突然响了起来,两名没有来得及躲闪的士兵胸腹中弹,倒在了地上。

  “机枪,火力压制!”

  立刻身后的捷克式向日军的机枪位置开始进行火力压制,奈何日军的机枪火力凶悍,国军两名机枪手先后被子弹命中歪倒在一边。

  “混蛋!”3营1连张连长懊恼的来到机枪阵地上,抓过机枪对准了日军的火力点猛射,在窗口处不断溅起了木屑和尘土。

  “上!”一名上士班长喊着率领着两名爆破手快速的接近目标,猛然间一颗九七式*冒着白烟扔了出来。

  “*,快卧倒……”话音未落爆炸响起,几名士兵立刻被硝烟湮没。

  “我日你祖宗……”1连长愤怒的抱着机枪向对面射击。

  “咔哒”一声,机枪挂膛了,“嗖啪”的一声,子弹穿透了这名连长的身体。

  “连长……”士兵们立刻围了过去,不远处的叶孝安枪口已经瞄准了这里。

烽火:无痕弹道 https://www.wanmeizw.com/html/book/5554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