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中文网
完美中文网 > 末世小馆 > 第九百四十六章 两个嘴炮

第九百四十六章 两个嘴炮

手机阅读

燕回山。

一片片如梦似幻的湛蓝辉光将钻石王冠般的穹顶映衬得仿若仙境,鹅毛大雪从天而降,不一会就将这座小山头彻底染成了洁白的颜色。

远处瞧热闹的混蛋们身处滚滚大人的庇佑之下,八卦得肆无忌惮:

“哇勒个擦擦毛,这是雪吧,是雪吧喂!”

“谁有记录者我擦,这时候过去飞一圈,明光日报明光真理报明光晨报明光水友报...所有的头版头条稿费就是你的了喂!”

“都别哔哔,就让我静静的为这无与伦比的美景流下感动的泪水。”

一名低阶进化者裹紧寄几的小被子,嘶嘶的抽着气,

“我,王开,今天又学会了一个成语,‘风流涕淌’。”

“妈妈呀,真鸡儿冷啊。”

林愁和红大山呆呆的站在那,红大山沉吟一阵,费力道,

“值此良辰...美景,君当与我共饮一...缸。”

——嗯,就是拐着弯的提醒某黑心老板还欠他一顿酒。

林愁的注意力现在不在红大山身上,他张了张嘴,非常感慨,

“啧,好人啊!末世**啊!”

这种水蓝色的光,这种气息,他非常熟悉。

林愁这人非常大方,很某些小气巴拉的女人可不一样,他并不觉得阴魂不散牛澜绮是一件让人抓狂的坏事。

“跑了就跑了呗,居然还记得将血脉能力贡献出来帮着压制雪团子大佬。”

“我林某,感动的差点就哭了。”

emmmmmm,瞧瞧咱家狗哔系统,有时候骚操作真能秀得林愁头皮发麻。

林愁完全可以想象深处某个旮旯的牛澜绮是何感受,估计那一口蛮整齐的白牙都要咬碎了吧?

家园树地脉之灵守护领域号称永恒,“汝之血肉,亦为吾生之土”,不可逆转。

看来即使牛澜绮逃脱,也没办法斩断这种联结——或者说根本不能耽误狗哔系统在恰当的时候把她拖出来鞭一下尸,当活靶子处理。

林愁不禁在想,

“难不成以后永恒领域每出现一次,无论之前捆住过的人逃没逃掉,都要被拉出来当成活体生物电池使唤使唤?”

超棒哒~

林愁轻咳一声,试探的对上方喊道,

“雪团子大佬,你赶脚咋样捏?”

雪团人身上滴滴答答的落下水滴,ta身上的冰霜有了融化的趋势,声音萎靡的回应着林愁,

“我...很...好...我...很...饿...”

忍耐光环还在,但雪团子大佬显然已经半脱离刚才那种石乐志状态。

黄大山的声音,

“我的娘咧,总算...喂喂喂...阿红...该轮到我了轮到我了...”

红大山慢吞吞道,

“你...说...什...么...”

黄大山急了,

“喂喂喂,阿红你要讲道理啊,做人不能太CNN,小心阿红变阿訇...呸...我他娘的到底在说什么...总之,轮到我了,你出来的够久了!”

红大山慢吞吞道,

“你...说...什...么...”

真*合声:“......”

掀TM个桌(╯‵□′)╯︵┻━┻

林愁:“那个二位,我能插下嘴...”

“可以。”

“休想!”

林愁:(个_个)

行吧,林愁表示不插也行,没啥没啥。

...

半小时后。

红大山擎着巨大的酒缸,对空遥遥一比,

“干!”

雪团子大佬嘴里塞满了香气扑鼻嫩滑的鹿肉——以林愁这黑了心肝的尿性,即使雪团子大佬金卡付的是撞山麝的钱,他上的依然是废柴鹿的肉。

这充分说明了在燕回山你再多的的钱也只能买来特效,却买不来合理公道的食材品质。

雪团子大佬冰霜覆盖的团子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丝醉酒的酡红,

“干,干杯~”

林愁浑身鸡皮疙瘩都在来回蹦跶狂跳探戈。

能打能抗能卖萌,飞嘤连击如臂指使,雪团子大佬生前也是个场面人啊。

呸,什么生前!

红大山的痛饮伴随着黄大山的哀嚎,

“呜呜呜,我特么一定要跟术士大爷借一套感官共享系统——模拟的也行啊。”

每次一喝酒红大山就会跑出来,一喝酒这货就跑出来。

喝来喝去黄大山本尊连点酒滋味都尝不着,可以说用户体验极差了...

孔子他老人家曾经曰过:两个的寂寞,三个人的错。

就是这么个道理了。

黄大山是真的要哭了,

“林子,林子你想想办法啊,呜呜呜...我特么...”

辛辣美酒带来畅爽和痛苦纠结同时在一张脸上出现,那画面简直美极了,将一个精神病人的画风演绎得淋漓尽致。

林愁表示爱莫能助,

“要不,你试试能不能自我繁殖一个小号出来?”

黄大山心心念念,表情很冲动。

然后,这货突然蹦出来一句,

“我曰我自己?”

呵呵,简直污法无天。

一头废柴鹿,以吨计算的烤肉加上以百公斤计算的香料,即使雪团子大佬没有使用那种丧心病狂的进食方式,依然没撑过一缸酒的时间。

林愁只能自认倒霉,好在雪团子大佬并不介意食物的品质如何,而林愁的冷库里恰好存着让他连计重心情都没有的大量乱七八糟异兽肉。

“唉...赔到姥姥家了...”

林愁无所事事的看了一眼所谓的【师傅的证明】,发现其实这玩意和【招蜂引蝶勋章】、【酒品畅饮勋章】一样都是个摆件,并且自带系统字幕描述。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授徒(指定苏有容):根据徒弟厨艺熟练度可学习一定菜肴。

当前可学习菜肴:无

苏有容厨艺熟练度:2/1000”

“我敲,为啥是根据徒弟的熟练度,这样显得我这个师傅根本没有一丁点尊严啊喂!”

系统压根不带理他的,

“徒弟厨艺熟练度达到上限即可升级,根据徒弟等级可对技能【以身试法】产生一定加持作用(未生效)。”

“天行师道正式下发,指定:明光城,苏氏。”

“天行师道+以身试法判定中...”

“滴,判定成功。”

“未通过判定者:苏有意、苏无兴、苏昌硕、苏本娟、苏本悠...等76人,予以抹杀。”

“抹杀执行中...”

“抹杀遭扰动...”

“重复执行中...”

“滴,抹杀成功。”

系统字幕刚刚滚过,明光方向就传来几乎连成一片的炸雷声。

林愁:“......”

“卧槽,狗哔系统你特么——”

这次卧槽系统居然主动解释了,

“厨神规则许可范围内,本系统享有自主判定权。”

“天地君亲师!明光苏氏既已全族承认宿主之身份,并希冀以此得到某些利益、达成某些目的,理应为此负责。”

林愁无话可说。

天行师道他隐约能理解,至于以身试法,那是系统赋予的能力。

两者合起来判定的东西么,大概齐也就是对他怀有某种“杀伤性”目的的人吧。

林愁倒不是矫情,事实上他根本没太大的感觉,非常的淡定。

从小生活在巷子里,性格上没太多阴暗面和得志猖狂就完全可以称得上良善了,还能指望别的不成?

只是——系统的作风,果然是黑得一脉相承啊。

悦耳的关机音,卧槽系统在林愁发呆的时候悄悄溜了。

行吧,随便翻翻奖品结果顺便读条了个“天打雷劈”的技能,话说这玩意算不算实力的一种?

毕竟俺林某的实力也算步入了明光众多高阶大佬的行列之中,算来算去,居然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血脉能力!

“emmmm,看来以后有必要开发一个‘甩袖汤’之类的菜,哪个不服pia唧就是一碗汤杵满嘴,咔嚓一个雷,噢耶,简直完美。”

一上一下的开怀畅饮还在继续,那边滚滚已经带着进化者们迫不及待的赶回来了。

“哇~”

“美啊!”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

“砰!”

超音速雪球横扫上一个说话的进化者,直接把这个三阶菜鸟拍飞数十米,

“听说过,玩雪仗堆雪人,棒打女票子狍舀鱼!”

“???”

“我俏丽吗,谁他娘的刚才偷袭我?”

一时间满山五大三粗肌肉夯实的大老爷们各种尖叫欢呼、被各种拖着音爆云的“雪球”拍得漫天乱飞——林愁也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把那些疑似雪球的球状物称之为“雪球”,那硬度感觉和铁球也差不多少的样子。

随后,这群家伙愣是搓出了一个得有五六十米高的巨大雪人,占地面积超过两千五百平方米的超肥存在,用两百多公斤胡萝卜浇水冻在一起当鼻子给插脸上了。

“还不错。”

“不错个屁啊,说好了弄一个和雪团子大佬一毛一样的呢?”

“毛,全天底下雪人都长那个样好不,咱这个叫特色。”

“要不,再上个武器?”

“山爷的斧子就八错!”

“对对对,再来个林老板的铲子~”

“emmmm,建议上本源铠甲!”

“那个难度系数太高了,做不出来。”

于是,一尊身高五十七米巨石做眼胡萝卜当鼻子面部表情诡异中透着狰狞一手方便铲一手桌面斧肚皮上插了六个个猪笼草的鲜艳大嘴巴背上还挂了由某些五大三粗睡过无数次的斑驳床单拼凑起来的假冒伪劣但依旧帅气无比的花色披风的秃顶带十八个戒疤的雪人新鲜出炉。

林大老板只看了一眼,浑身上下的汗毛全立了起来。

我俏丽吗,我真俏丽!

这玩意要就这么摆在山上,谁还敢来吃饭??

然而——

秒打脸。

一个小时后,基地市里那群无法无天闲到听见个屁都要拿出胶头滴管鉴定一下酸碱度的二代子弟们杀到。

一个半小时后,科研院发生委守备军杀到。

两个小时后,贵妇团杀到。

林愁:“......”

两个半小时后,高炉高老头带着孙子高铁杀到。

嗯,这个是真的杀到。

高炉老爷子提着打铁锤嗷嗷叫着冲上山,一眼看到被高高挂起的雪团子大佬,目呲尽裂差点当场去世。

“尼玛了个大西瓜的小兔崽子,林愁!老夫要将你的脑袋摘下来放在床底下当尿壶每天半夜用个五十次啊啊啊啊!”

林愁有点虚。

扛着酒缸的红大山发出黄大山的贱贱声音,

“啧,这么说高老终于肯直视您尿频尿不尽前列腺巨膨胀的残酷事实了?”

高炉:“???”

高老爷子浑身的腱子肉异常膨胀,整个人看起来拔高了一倍多,衣服“嚓”的一下变成碎片,

“兔崽子!啊啊啊,在正义的审判下忏悔然后死吧!圣灵之锤!”

黄大山:

“啧啧,居然是有信仰的玩家,敢问老爷子心悦几了?”

“哟喂这个姿势帅,就跟抢食的四狗子似的。”

“嚯,胡子都翘起来了,我说错了什么嘛,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老爷子你倒是来锤我啊?”

骚话不断,然而红大山一点动作都没——现在身体的控制权除了嘴炮之外可都是属于红大山而不是黄大山。

司空无力的张了张嘴,

“这货玩命作死,到底为了啥?”

有个别围观群众一语道出真香...呸...真相,

“貌似被打晕的话,红眼山爷就会匿了?”

说话间,高老爷子身形如龙气吞如虎,人随锤至。

黄大山:

“呵呵哒,我用后脑勺的呆毛都能看见,老人家,您该进补进补了。”

“这么虚,怕是肾透支了吧?”

“红毛药酒,治肾虚,不含糖~”

然而高炉呵呵冷笑,锤子唰的一下光芒暴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无尽的武器幻影从打铁锤中幻化而出,凝若实体。

“嗡~”

武器幻影全部向红大山招呼过去。

所有能够幻化本源武器的人都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抑感,有人试着召唤本源武器,却发现如臂指使的本源武器根本不响应主人的呼唤,怂了。

高炉的孙子高铁一拍脑门,语气无奈至极,

“爷爷又来了,每次锤人之前都要瞎乱喊一气...最可气的是...居然真的有人会相信那些中二的招式名字...”

高老爷子资历很老,吃过老爷子亏冤假错案的人不计其数,甚至其中还包括温润如玉温重酒的某些长辈。

高铁陷入思考,

“emmm,话说当时爷爷喊的是啥来着?乱披风锤法?”

结果温家某老祖宗级别的古董结结实实挨了整套的“瞎几把锤”,门牙都被锤掉了。

——但那已经是爷爷招式名最接近事实的一次。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