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中文网
完美中文网 > 上神难求 > 第七十一章 情谊

第七十一章 情谊

手机阅读

白祁不禁扯着嘴角感叹连连,这是老天爷在为她找机会呢?她可早就想替依依打他了!

手间亦是痒了多日!

莫问侧眸,顷刻瞧见白祁活动了指尖,一股大气猛提而上,“不会吧!躲开一个尚卿凝,你居然迎了一个白祁!”

霍景腾撩眉惊讶,转瞬回眸,然,他逢得的竟是白祁师姐那不太友好的目光。

什么情况?他怎么看不明白了?

第一场,不盈阁梁子衿对博澜峰石青岩。

霍景腾站在台下盘手看戏!

不盈阁梁子衿那是出了名的狠美人!长得倒是柔美动人,可就是一动起手来,便情谊不认!跟她分到一组,那就要自求多福了!万不能掉以轻心!

否则……

否则,就会像眼前情形般,吧嗒一声,被踢下了台子。

南宫枭瞬时斜嘴一笑,竟是比轩辕净月还要高兴。

撩眉一瞬,做的甚为谨慎,仅是挑了一眼就别了去。自认为,无人瞧得,唯有逢来双眸的梁子衿心中明了。

然,某位徒儿已是一旁看得揪心。为何偏偏又让她瞧见了?再这般下去,她就要被师父「灭口」了!

好一口长气闷下,撇着小嘴,默默无声。

第二场,日昃堂洛风逊对含章宫齐姜。

“得嘞!洛师兄想跟你比,还碰不到你了!”莫问旁侧落话,声声叹息,“唉!没机会了!齐姜师兄必然会在十招内胜过他!”

“说的在理!”霍景腾侧眸迎话,不禁耸了耸肩膀,“那我们就继续看好戏吧!”拉着唇角笑意盈盈,不禁又想起了七年前,他跟齐姜师兄对战的画面。

那会儿,某个丫头可是在台下拼了命的为他呐喊助威!

还是甚为想念过往,若是一切能够重回,他一定不会让她离开,必然要紧紧的握住她。

双眸虽望向台上,思绪已是飞去了别处。此间,夜风凉寒,几处灯盏于月下照明,瞬时应得他眸中泛光。

忽而,听见旁侧落下惊讶之声。

“齐姜师兄居然败了?”

霍景腾回神,双目眨眨,顷刻便看到齐姜师兄倒在了地上。

他都没有看到,洛风逊是怎么将齐姜师兄打下来的!

“怎么回事?”

莫问傻傻摸头,“没看清楚!好像洛风逊推了齐姜师兄一掌!”

一掌?

霍景腾不仅拧眉,这一掌,有些……瞬时抬眸,便看到洛风逊朝他投来了挑衅的目光。

瞪个眼睛就了不起了嘛!他也会!还会翻白眼呢!猛的给他一个眼神,转瞬别去。

“第三场,不盈阁尚卿凝对博澜峰应昊。”

“……”霍景腾不禁呆愣。

应昊他是清楚的!

以前常去博澜峰找莫问,时常看到他在崖边刻苦学习。这般看来,尚卿凝拖着伤臂,不好对抗!

应昊亦是不会像楚云天那样让着她。

然,她还那么的撑强!这一场,恐会让她伤上加伤!

“卿凝!别比了!退出吧!”霍景腾于台下,大喊一声。亦是对她存落着关心。

可她仅仅逢了一瞬目光,便又正过了眸去。就如,从没听到过他的劝诫一般。

尚卿凝拔开了手长剑,准备迎战。

霍景腾再次大喊,“卿凝!下来!”

莫问在旁拦阻,拽着他的臂弯不放。生怕他会控制不住,奔上台子。

一直坐得安稳的轩辕净月忽而起身扬声,“霍景腾!这是寻仙会!容不得你在这里管束我不盈阁的弟子!毕竟,卿凝还未嫁去你们含章宫!你无权要求她!”背手间,冷漠落姿,“即便是她嫁去了你们含章宫,那也是我不盈阁的徒儿,所表的是我不盈阁颜面!上了台子,岂有不战之理!”

甚为尚卿凝的师父,他不信,她对她的伤势一点不知情!

霍景腾愤意的怒视。

这让身为父亲的霍修翊看得极为无奈。

“景腾!推到一边!莫要扰到卿凝和应昊比试!”

他们都可不懂!霍修翊怎能不懂?

他明明告诉了他!他明明都知道!

霍修翊别去了目光,自是不敢再通儿子对视。于此,他也没有办法,毕竟尚卿凝不是他含章宫的弟子。

而且,他的心里,也在默默的推想一些事情,只是,还未找到相连之点。

霍景腾还在拧眉挣扎,台上已是落了双剑交袭之声。原本经了一个白日,她的体力就越发的难控,此刻这般逞强,究竟是为何?

“景腾!你关心尚卿凝?你这心里……”

“即便是同门之情,亦会为她担忧!”这句话,不需质疑,也不必说的吞吐。

加上,与她相处了两年!

多少,是有些情谊在的。

他不是冷漠之人,若非心中早已落了倩影,或许会将她放在心内。

尚卿凝姿态柔和,手中却越发变得无力。长剑瞬时落地,指间抖颤。

应昊见得此状,旋身而退。本是想要捧手落话,奈何却看着她空拳袭来,故此也只能再次接招。

几番拼尽全力,终不得反击。尚卿凝额角倒汗,应在月下颗颗闪动。

应昊退步防御,侧身抓过她手腕。

不禁轻声道着,“尚师妹,你已经输了!我们到此为止吧!”

然,她的眸光中,却从没有认输之意。此瞬,依旧闭紧双唇,继续出招。

直到,应昊使了一个旋身,握住了她突袭而来的拳头。

“应昊师兄,请留情!”霍景腾瞬时喊出,目光中全全是担忧。

他此刻用掌心包裹的,恰好是她的伤臂之拳。明明受得重伤,却偏偏还要高举硬撑,是想借着这场寻仙大会,废掉自己的一只手臂吗?

他对她的所做,微微燃了些许怒意。人,怎么能这般委屈自己!

应昊闻声收手,退去步子,捧手再道,“尚师妹得罪了!本就是比试切磋!无需这般在意!”

她听着应昊师兄的话,却未回复。只是将目光投去了霍景腾脸上。

霍景腾瞬时别去,不愿同她对视。若不是自己还有比试,必然就此甩袖走离!

她的所做所为,当真是让他瞧不下去。

尚卿凝拧眉无声,顷刻拖着伤臂跑下了台。

不过片刻,就没了影子。

“景腾!你刚刚那眼神,是不是太凶了?”

“我就是对她有些失望!明明从前不是这样的!”从前,虽清冷,但还是甚为理性的!

怎么,怎么就变了一个人!

尤其是想到,她偷取仙石的事!

四下忽而又起了议论之声,无非是些嘲讽他的话。

什么,这还没娶过门了,就关心成这样!这场比试,当真是看不下去了!

什么,这般在台下大嚷大闹,真是不给尚卿凝面子,难怪人家会扭头就跑!

霍景腾不禁落下叹息。

他们之间是存有问题的!这个问题,还需尽早解决。

不然,会伤的彼此更深。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