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中文网
完美中文网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第六百五十九章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手机阅读

“谁!!!”

任自在顿时大怒,高声喝了起来。

而待得看到是一名外门弟子,他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区区外门弟子,竟然也敢……还有没有规矩?说,你叫什么名字?今日里,我定然要将你逐出门墙。”

那外门弟子冷哼一声,站出来,脸上丝毫不露惧色,喝道:“新晋外门弟子萧昊炎,见过长老!怎么,长老做得,我等便说不得吗?如今这可是您的儿子亲口承认的,你若是还矢口否认,恐怕未免太无担当了。”

“我……你放肆!”

任自在怒气更盛!

道无涯摆了摆手,道:“任师弟,不要太冲动,刚刚我已说了,我等畅所欲言,无论谁发言,姑且听听也是无妨,有过则罚,有功则赏,这一直是我道宗主旨,仅仅因为言辞争锋便将弟子逐出门墙,这太过分,便是随口说说也不可,知道吗?”

任自在:“…………………………………………”

“不错,是该依法惩处才是!”

修静冷冷道:“那任清平仗着自己是任师兄之子,在整个阴阳道宗之内肆意妄为,更公开宣称我的徒儿筱竹是他的禁脔,不许旁人染指,指示他人冷落筱竹……嘿,知道的知道道主是道无涯,不知道的,还以为道主是任自在呢。”

“修静师妹,慎言!”

任自在厉喝一声,眼底惊慌神色闪过,这话却是诛心了。

他道:“师妹,我等昔年也曾同在道家为兄妹,你何必说话这般难听……”

修静淡淡道:“就事论事,岂有半分虚妄?再者说了,此事并非我一家之言,知晓此事者,多不胜数,道主师兄若不信,大可以问问那些弟子们。”

“不错,我可以作证!”

赵真站了出来,此时此刻,他心头满满的庆幸神色,从苏师弟到了道宗,我并没有再得罪他,反而还机缘巧合与其交好,那到如今……自然要更为交好。

他道:“任师兄在宗内一惯嚣张跋扈,昔年我带领筱竹师妹入得道宗,被他碰到,第二日他便来寻我,询问筱竹师妹来历,并亲口说此女他必得之,谁敢阻止,便是与他为敌!”

孔元亮也踏出一步,道:“弟子当时在场,也可作证!”

“还有我……当年在门外日常任务之时,任师兄仅仅因为我见到他并未行礼,便以五行神雷将我打伤,足足养了月余才好,之后他更是威胁我,若敢将此事说出,便让我在道宗之内再无立足之地!”

有弟子站了出来,敞开衣襟,道:“伤口在此,可以为证。”

“还有我,昔年我曾机缘巧合得到一株雷灵芝,本打算自己服用,可却不想被任师兄夺去,我本打算上告执法长老,却不想任师伯竟然出现,警告了我一番,还说我不配拥有此等灵草,他儿子夺去,他会补偿我,然后那老东西补偿了我一株百年人参,价值相差何止千倍,这老东西太不要脸。”

“还有我……”

“弟子也有冤屈。”

“道主,此番,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任自在面色呆滞,看着突然就群情汹涌的天道峰,此时诸多弟子们竟然有小半都站了出来,一个个神情愤怒,看着自己的眼神……

那眼神让他一阵心慌。

自己……自己竟然得罪了这么多人吗?

没有吧,明明我一直都做的很好的……明明,我一直都很韬光养晦。

早已经习惯了嚣张跋扈的任自在,哪里知道他所谓的韬光养晦,在众人眼中看来,也已经是太过跋扈蛮横。

他突然感觉一阵心悸,阴阳道宗,日后……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处吗?

“唉,任师弟啊,你糊涂啊。”

道无涯脸上浮现不忍神色,长叹道:“任师弟,你对我有大恩,清平侄儿说的那些给我警告之类的话,我都可装作没有听到,可这般多的弟子都对你父子有了意见,可见你父子平日里何其霸道,此事若我不行处置,定然会引起宗门愤怒,我阴阳道宗到如今成立才不过数十年,这些弟子们便是底蕴所在,他们的意见,我不得不去顾虑啊。”

“你……”

任自在正要说话,脑海中却突然一道灵光闪过。

之前自己还奇怪来着,这老家伙,怎么可能会为了区区两名弟子的争端就动用护山大阵这能动摇阴阳道宗根基的宝物?

他……他是为了对付自己。

从一开始,他就是要利用这阵法,将自己儿子的暴行展现出来,而后,再以此事为引子,给那些自己平日里得罪的敢怒不敢言的人出头的勇气。

只需有一个人带头,那么之后,恐怕所有人都会站出来。

修静师妹……

还是那个萧昊炎,他们带的头,难道说他们其实就是道无涯这老家伙安排好的?

还是说,那老家伙算好了,这些人会出头?

看着一脸不忍神色的道无涯满是唏嘘惋惜的望着自己,高声道:“诸位弟子莫要惊慌,执法长老如今闭关突破无上之境,此时执法长老一职,便暂时由我暂替,有冤屈者,可于事后留在天道峰,我会依次统计,依门规处理,决不徇私舞弊。”

任自在咬牙,这老东西,好人全让他扮了去,甚至于,连那苏景恐怕都当了他的棋子,还是说是他在故意将计就计?

不知道……

但望着门内弟子那愤怒的眼神,他突然感觉,自己完了。

依着门规处置,自己就算功劳再大十倍,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落得一个逐出宗门的下场。

但清平,他现在伤这般重,若没有道宗的诸多灵药……他决计活不过七日。

这老家伙,是要斩草除根么?他……他定然是早就……

“师兄!”

任自在忍不住悲呼起来,急忙奔到了道无涯的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叫道:“师兄,小弟知错了,以后……以后小弟定然不再犯错,小弟可以保证,您就看在小弟这些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饶恕小弟这一回吧。”

道无涯叹息,看了一眼那群情激奋的人山人海,叹道:“师弟,这可不是你我二人之间的事情了啊……你看这些弟子,若我不给他们一个交代,这道主之位,还如何担任?你也是亲眼看到道宗从微末到得如今这地步,你忍心它因为这些事情而再度出现危机吗?”

任自在嘴唇哆嗦,咬牙道:“道无涯……你……你当真是要赶尽杀绝吗?!”

“是你多行不义啊!”

道无涯道:“师弟,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