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中文网
完美中文网 >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 第二百四十章 止水微澜、风起之时

第二百四十章 止水微澜、风起之时

手机阅读

“玲子,你那边参加婚礼的人选都确定了吗。”南田雅子一边整理文件,一边随口问道。

这里是她们两人的事业所在。原本只是一间小小的美容店,可是现在已经发展到拥有一百二十一张床位,四十三个独立房间,包含按摩、药浴、皮肤深度保养和养生护理的综合性大型美容会所。

现在这家美容院的名字已经变更了三次,最近一次更名是在今年上半年,也就是柳生元和度过三九天劫,顺便让亲友们延寿一纪的时候。

现在,这家凝聚着两位家庭主妇心血的美容会所的名字叫做——青春永驻私人美容会所。

“请柬都写好了,等最后确定日期以后,提前一个月发出去就行了。”

“哈哈,请柬都是你亲手写的吗?那可是一个大工程!”南田雅子深有感触的说。

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在柳生家还没有发达起来的时候,除了柳生和岛的一些商业伙伴,还没有多少朋友;但是现在,高速发展的柳生家甚至有了一丝豪门的雏形,说是朋友遍布整个东京都也不为过。

其中,必须要主动奉上请柬的重要友人不在少数。

而在日本,为了表示对客人的尊重,重要场合的请柬都是要主人亲手写成才算符合礼仪,甚至讲究一些的还得用毛笔写请柬,这个风俗可就坑了爹了。

南田雅子写请柬写的手都快断了。

(主要是丈夫柳生和岛和南田雅子负责写,大儿子柳生元和整天似乎忙着很重要的事情,小儿子醉心武道,那笔字不说也罢,让他写请柬还不够丢柳生家的人呢)

“哈,我家可没有你家和岛与元和,有那么多朋友要请,我那边的请柬加起来也就七八十份。”清水玲一边将整理好的档案分门别类的锁进保险柜,一边笑着说。

“玲子,我也没想到啊,这才四年多的时间,柳生家竟然有了这么多朋友。”

“真羡慕你,自己嫁了一个好丈夫,还生两个好儿子。”

“玲子,我还羡慕你生的是女儿呢!看看我那两个儿子,大的那个整天见不到人,小的那个一心要学他哥哥想当剑圣,现在成绩惨不忍睹,常年处于班级倒数前三名。”

“啊!时间过的真快啊,一转眼,小樱和元和就要正式结婚了。”

“是啊,当年他们订婚的情景仿佛还近在眼前呢,小樱当时那么小的一个小女孩,竟然有勇气死死抓着元和不放,连老师都可以顶撞,可真是一个厉害的小姑娘,你小时候是不是这样啊?玲子。”

“我小时候可是温柔美丽大方的淑女,追求我的人排着长队,数都数不过来。”

“哈哈哈,我就喜欢玲子你这种硬着头皮吹牛的劲头,和小樱真是一模一样。”

两个看起来年轻漂亮,但实际上差不多有更年期岁数的女人一边絮絮叨叨的聊着天,一边手脚不停的整理文件。

南田雅子自己拥有会计证书,会所财务方面的每周复查向来都是她亲手完成。

在日本,成为家庭主妇的女人们,想要拥有自己的事业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无论是南田雅子还是清水玲,都对这份事业非常非常重视,每天至少有一个人会守在这里。而到了周末,两人必然会一起检查一周的营业情况和客户反馈。

两人的朋友圈,也是靠着美容会所,与前来做美容的女士们建立友谊,慢慢拓展起来。

清水玲之所以不在乎丈夫小林熊光的中年事业危机,也正是因为有这份底气。

————————————

“青春永驻会所根本就不对外招收会员?这件事具体怎么做我不管,但是三天内,你无论如何要弄清楚青春永驻会所的资料到底保存在哪里。”

日本东京,三韩商务会所里。

崔永源到东京已经两天了,但是相关的事前调查准备进度却不如人意。

当然,这也是他所能动用的人手和手段有限,有些关系。

首先,那位南田雅子的身份并不是那么简单,即使在东京这种国际化大都市中,那位南田雅子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尤其是在上层女性社会中,甚至可以说颇有影响力。

另外,这位南田雅子的丈夫,是日本商界有名的后起之秀柳生和岛,这位年轻的商人曾经两次登上日本著名商业杂志——和国商刊,虽然还远不能与崔家的权势相比,但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拿捏的小人物。

最后,南田雅子居然还有一个号称日本剑道第一人的儿子。也许主母李圆珠不知道一个剑圣代表什么,但是作为在黑白之间行走的崔永源,对于剑圣在日本的影响力可从来不敢低估。

主母可真是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啊!

对方的身份如此敏感,要是不想弄得满城风雨,将人绑架直接逼问秘方这种方法就不用考虑了。

而剩下选项就不多了,不过还好,目标仅仅是一张秘方而已。

像柳生家这样突然崛起的暴发户,自我保护意识一般是非常薄弱的,只要能够弄到秘方的保存地点,偷偷潜入并用微型相机拍摄秘方内容并不算一件很为难的任务,弄清楚秘方到底保存在哪里的难度还要高一些;

如果秘方保存在计算机里就更简单了,专用的破解软件可以迅速破解市面上绝大多数加密文件,也许一个黑客就能解决问题。

崔永源擅长特种作战规划,他原本是高句丽最精锐的特种战士——太极虎的退役成员。

不过能成为太极虎的成员,崔永源可不是靠打打杀杀。

正相反,崔永源能够在退役后被崔家看中,成为崔家的私人安保核心成员,是因为他原本主要负责太极虎的任务策划,动脑筋多过动拳头。

在崔永源看来,这些三韩财团驻扎在东京的商业情报人员实在太废材了,连这点要求都做不好,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混到吃情报饭这一行里面来的。

——————————

郊区庄园,屋顶花园。

今天这里可热闹的很,几十号打扮的千奇百怪的少年男女们,在花园里欢声笑语。

“哇哇哇,小樱你家可真漂亮,羡慕死我了!”明山佳花一副口水都要流下来的样子,整个人趴在屋顶边缘的栏杆上,羡慕的看着草坪侧面的游泳池。

“呜呜呜,这么大的草坪、还有室外运动场、还有跑道、游泳池!小樱,我算知道你为什么不准备上大学了,要是我有这样一个家,我就买上一堆手办和漫画、游戏,整天都不出门!”

“对了小樱,怎么不见你家元和?”明山佳花觉得,需要和闺蜜的丈夫表示一下谢意,毕竟要是没有柳生元和的帮忙,这次组织cosplay不可能获得这么大的成功,这可是能给大学申请加能力分呢。

“元和他就在楼下实验室里,不要去打扰他,他试验过程被打断会生气的。”小林樱穿着一身宝蓝色、赤旗风格的武道服,梳着两根马尾辫,手腕上带着两只景泰蓝护腕,显得青春活泼。

“是你怕别人去打扰他吧?嘿嘿,我还不知道你,你从初中开始就把元和盯的死死的,我看你这是想金屋藏娇呢!”

“啊啊啊,看我的野马分鬃式!”恼羞成怒的小林樱伸手揪住明山佳花的脸颊,向左右两边拉去。

“呜呜呜——,有人要杀人灭口了——”。

大家笑闹了一阵,小林樱放开了明山佳花,说道:“佳花,你想过将来要干什么吗?”

“唉,我得先找个能养活自己的工作,积累些社会经验,其他的以后在考虑吧,小樱,我真羡慕你根本不用考虑个人经济问题。”说到这个沉重的话题,明山佳花语气也沉重起来。

继承家业什么的,她上面有两个哥哥,肯定轮不到她了。

经济压力是很现实的一件事,作为一个十八岁的花季少女,明山佳花虽然现在还处于象牙塔里,已经渐渐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压力。

至于创业,明山佳花现在还没想好,什么是值得自己追求一生的事业,不过无论要干什么,总要先积累一点社会经验才行。

“那么佳花,要不你毕业以后,来给我帮忙好了。”

“帮什么忙?难道你的柳生君要找缘分妻吗?”

日本的缘分妻就是摆在明面上的小三。

“你这个小色女,要是敢打我家元和的主意,就我就掐死你!”

说着,小林樱双手作势,握住明山佳花的脖子,凶巴巴的瞪着她:“我可是大师级的武者,掐死你这个小娘皮,比捏死一只鸡还容易。”

“不敢了不敢了,好了好了,敢问未来的老板娘,你准备叫小的干什么?”

“还没想好,我打算先开个诊所试试,不过这和你没关系,等你毕业了我们再成立一个投资公司,反正钱放在银行里也是浪费,总要找个投资方向。

你就是我的第一个直属手下,哼哼,我当总裁,你就当我的秘书好了,所谓‘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你就是这种秘书!”

小林樱得意洋洋的说出自己打算给闺蜜安排的岗位职责,浑然不觉其中有什么不对。

“————,请问总裁大人,你准备投资多少啊?”两人从小到大,更污的玩笑也开过不知多少。明山佳花的注意力根本不再这上面。

“第一期投资五亿日元吧,亏了也没什么。”小林樱轻描淡写的说,五亿日元现在还真不放在她的眼里。

“大姐樱,小的就跟你混了!”明山佳花异常果断的一口答应下来。小时候她总是跟着这位大姐头混,现在抱大腿更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不过,能预支些工资作为零花钱吗?”

“不、能!”小林樱一口拒绝。

“呜呜呜——,那我啥时候能上班领工资啊,我可以兼职三陪的!比如说我明天就可以陪小林总裁您一起去逛街、品尝冰淇淋、看电影什么的。对了《太极魂》的大电影明天要正式上映了,我们去看看呗。”

“呃,不行,南田妈妈明天叫我去帮她整理资料,要不后天吧!我叫人预定电影票。”小林樱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和好朋友一起去看电影的诱惑。

当小林樱对柳生和岛夫妇说,想要做点事业的时候,南田雅子就要求她常常去美容会所帮忙,主要是帮忙南田雅子整理些资料,统计一些数据。

南田雅子的目的是让小林樱对真正的管理工作、尤其是财务管理形成一些概念,为她建立自己的事业做些铺垫准备。

——————————

“崔永源,这么点事情你要拖到什么时候?”高句丽三公主殿下愤怒的呵斥声从加密频道中传出来。

光是听到这个声音,崔永源就可以想象出这位主母现在的样子——一定是一只手五指张开插在头发里,一边打电话、一边在屋子里愤怒的转来转去。

“对不起,主母,南田雅子并不是一个简单人物,我正在做进一步调查,另外,通过渠道,找当地好手来做这件事也很困难,柳生家的潜势力比最初估计的要强的多。”

“混蛋!下周就是母后的生日了,不行的话你就亲自出手,务必用最快速度把秘方拿到手。”

“可是这会造成不良影响——”

“我的心情才是最不良的影响!记住,你现在不是崔家的人,而是直接听命于我,实现我的意志才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现在我命令你,不管用什么办法,赶紧拿到秘方!”

“——遵命!”

崔永源无奈的放下电话。

这位公主殿下的身份不是简单的崔家长媳。

高句丽自古以来就有权臣与王权斗争的传统,到了近代,王权独裁已经明显不适合时代了。

取而代之的是大企业财阀与王室背景的财团之间的合作与竞争,三韩财团原本就是高句丽望族崔氏的产业,这位三公主殿下就是联系王室与崔氏的纽带。

崔家家主崔树普,曾经当面将自己许给这位长媳为死士,也就是说,按照高句丽的传统,这位三公主殿下才是自己要誓死效忠的人。

哪怕她的命令不合情理,甚至要自己去送死,自己也别无选择。

不过,既然主人有明确的指令,那就不用考虑什么后果以完成任务为最优先目标。

以他的能力,对付一家没有高级安保的美容会所根本不算什么难题。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