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中文网
完美中文网 > 孽宠妖后:魔帝,晚上战! > 902.第902章 寻人(十三)

902.第902章 寻人(十三)

手机阅读

“什么事情?”余熙看着白华的眼神坚定,无论如何,只要是为了自己的妹妹的话,他什么事情都会尽力而为。

小七是活生生的,还有什么比这个还要更重要呢?

“本君要你答应本君:见到她,也不要告诉她你的真实身份。她现在关于我们的记忆全无,你告诉她不一定会是好事。本君曾经同她有过约定,答应在她回去冥界之前,不会在人间干扰她。若是你实在是想告诉她一切,务必等她回去冥界的时候,再去。”白华看着余熙,终究还是没有将毕方的事情说出来。他知道,余蒙蒙的记忆一定在毕方的手中,但是他如此做,不可能是闲极无聊,定然是同余蒙蒙有关。

若是轻举妄动,白华怕给余蒙蒙招致不好的后果。

“冥界?”蛇君突然想起了曾经去十方林中的冥界使者,不就有一个孩子,同自己女儿的名字一模一样吗?既然她当时回去十方林是为了取小七的东西,那么她定然也是去过魔界的吧。听魔君这么一说,余倾洛觉得现在见过的余蒙蒙的模样,清晰得纤毫毕现。蛇君的心头不禁一动,看向白华,口气吃惊地道:“魔君,难道,是那孩子?”

不需要说得十分明白,白华自然明白蛇君在说什么,当即点点头,转而看向了余倾洛,道:“是,确实是她。”

余倾洛几乎坐不稳,难以置信地道:“怎么会这样!?”

难道说,那孩子亲自回来取自己的东西,然后回去冥界亲自将自己送入了轮回中?这是何等残酷的命运啊!饶是余倾洛自诩博学多智,也从来没有见过另一个像余蒙蒙这样的人,另一件像余蒙蒙这样的事情。

小七,她的命运,当真是令人心疼啊。

察觉到了自己丈夫的异样之处,余夫人担心地问:“夫君,怎么了?是哪一个孩子?”虽然自己的丈夫没有将事情说清楚,但是她还是明白,自己的丈夫同魔君谈论的是小七的事情。

这么说,夫君曾经还同小七那孩子见过?若是见过的话,那时候夫君没有认出来那就是小七吧。否则,怎么可能会将小七就这么轻易地放开呢?

“小七……怎么会在冥界?”余夫人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自己的夫君,“你当初回去的时候,不是说并没有见到另一个小七的魂魄吗?”

自己的夫人是何许人也?而堂堂魔君又是何许人也?若是他们想解决,就没有结局不了的事情。但是当时自己的夫君回来时,说他并没有在任何有关小七的,哪怕仅仅是一缕魂魄呢?余夫人相信,哪怕是留有一丝的痕迹,自己的丈夫也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的。当她知道自己有两个女儿的时候,最开始很是惊讶。但是他们蛇族祖先留下来的资料中就有这样的记载,只是,关键的地方缺页。

再者,身为鬼神,岂能被轻易夺舍?自古以来都是死了也不会被夺舍。何况,这事情本来就记载得不清不楚,小七前后不一的事情也没有个准确的答案。他们根本就说不清楚,事情究竟是如何。虽然前后不一,但余夫人还是接受了这个不同于以往的小七。之前听到小七魂归地府,悲痛欲绝,可如今听见有另一个小七的消息,怎么能让她不激动呢?

只要,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因为她明白,无论是前后的哪一个小七,实际上都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女儿。因为,她们无论是以那种形势消失,最终的魂魄还都是自己的女儿呀。

“夫人……”余倾洛的眼神忧伤,看向自己的夫人,语气哀戚,“冥界的那个小七就是鬼王的侍官,那日,在小七魂归之时,她便亲自来十方林……将她生前的东西带回冥府中。”

末了,余倾洛没有忍住,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可能,她是自己送走自己的。”

听了这最后一句,在场的每一位,脸上都不怎么好。他们纷纷陷入了沉默中,而余夫人,更是震惊哀痛得昏了过去。余倾洛在旁接住自己的夫人,神情也不怎么好。

白华沉默了片刻,将余蒙蒙具体的所在地告诉了余熙。余熙游戏迫不及待地去了人间。而余夫人醒来以后,就是蛇君也拦她不住。

她去了冥界。她打算找鬼王好好谈谈。堂堂鬼王,神通广大,岂有不知道那孩子就是他们十方林中的小公主?

冥界中,谛玄澈听到了守门的侍卫进来禀告十方林中当家主母来拜访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惊讶的神色,反而是动作柔雅地搁了墨笔,俊逸的脸上浮着一抹笑容吩咐侍卫将其请进来。然后看向那自从被白华找过,就一直都赖在自己鬼宫中的某人,十分幸灾乐祸地调侃道:“怎么,右侍官的娘亲来了,毕方尊者不出去躲一躲?听说,这位十方林的主母,当年可是一方的霸主,就算是拿出武器来,同你打上一架,怕也是能让你记忆深刻的。”

毕方听了这话,没有回答,而是站起来,直接用行动告诉谛玄澈他的选择。打一架倒还好说,只是这个十方林的当家瞩目,性子难缠,若是被她逮住了,怕是很难脱身。

再者,有其母必有其女。余蒙蒙好不到哪里去,难道她的娘亲就会好上许多吗?

谛玄澈见毕方每次看到余蒙蒙就没有什么好的神情,不由令自他心惊胆战。不是厌恶好友的态度,只是佩服。佩服余蒙蒙,是怎么将这位尊神给惹到了的感觉,

但又是什么样的因缘,余蒙蒙每次有难的时候,都能被毕方相救于水火之中。说实话,毕方对余蒙蒙这种又是恶心,却又是在暗中不断帮忙的做法,颇令谛玄澈感到惊讶。

对一般人来说,若是真的厌恶什么东西的,便是什么事情都不会替她做的,最好,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对于毕方这种高深的做法,习惯了以后,谛玄澈虽然仍旧好奇,却也不会问许多。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