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中文网
完美中文网 > 象棋 > 873.第873章 国际象棋 故事

873.第873章 国际象棋 故事

手机阅读

第八百四十八章国际象棋故事

国际象棋发源于亚洲次大陆,后来传至波斯(国际象棋术语中的“将军”即是波斯语的音译),但真正的广泛传播始于公元7世纪的阿拉伯政府时代。长期以来,国际象棋的结构和规则在***世界几乎没有变化,而在基督教国家中的创新层出不穷。

国际象棋最重大的变革发生在500多年前的西方,***象棋中的“维齐尔”更名为“后”,而且行棋方向更为灵活、行程更远。学者玛丽莲?亚洛姆在《国际象棋中王后的诞生》一书中指出,这也许是阿基坦的埃莉诺(1122年——1204年,先嫁给法国国王路易七世,婚姻被判无效后和英格兰国王亨利二世结婚)等中世纪显赫王后的写照。这个棋子“更名改姓”后融合了“车”、“象”的能力,而且影响范围从中间区域延伸到棋盘64格中将近一半,比“维齐尔”(王后)的实力增加了10倍。

几乎与此同时,载有重型火炮的远程船只开始出现,预示着西方开始掌握世界格局。***世界的大国从未像西方那样赋予“维齐尔”实权。此时,真正的竞争发生在欧洲大国之间。西班牙的领土曾经被***帝国占领了几个世纪,而16世纪,西班牙不但出现了西方世界最早的国际象棋大师(其中最著名的是鲁伊?洛佩兹,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著名的开局仍然流行于世),也打造了第一个纵横全球的帝国。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中,英法两国不但在国际象棋领域高手如云,而且同时在海陆向西班牙发起挑战并最终将其击败。法国人无疑因临近西班牙而开始研习国际象棋,而英国人的国际象棋是从古代挪威人传来的。英法间的争雄格外激烈——棋局上如此,在世界各地的交战也是如此。因而,不仅法国和英国军队在亚洲次大陆、北美及世界其他地区难分胜负,两国的象棋大师、也是世界的顶尖棋手同样旗鼓相当。

在拿破仑叱咤风云前的几十年间,国际象棋界也出现了一个拿破仑般的人物,即著名象棋大师菲力多尔,但是菲力多尔1795年去世后,两国再度势均力敌。

而经过滑铁卢一役,国际政治迈入“英国治下的和平”时代,英国人霍华德?斯汤顿(标准的国际象棋比赛用棋即以斯汤顿命名)也在此时战胜了法国人皮埃尔?德?圣阿芒。这场在1843年进行的交锋被视为第一届国际象棋世界锦标赛,英国人欢欣鼓舞,把斯汤顿11:6的战绩作为对大英帝国和世界领袖的确认。

然而,19世纪50年代下半期,斯汤顿一直避免与美国神童保罗?莫菲交手。莫菲是个博比?费希尔般的天才,两人的疯狂程度也不相上下。

美苏两强争霸

如果说莫菲代表了美国在国际象棋界和世界政治中的崛起,那么德国和奥地利的狂热则有过之而无不及。讲德语的人(其中许多是犹太人),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后,一直〓稳坐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的宝座,而纳粹德国的代表队恰恰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前夜于阿根廷举行的国际象棋奥运会上捧杯夺冠。除了一段短短的间隔外,代表德国出战的俄罗斯流亡者亚历山大?阿廖欣在1927年到1945年间一直保持着世界冠军的头衔。他在战时的《巴黎日报》发表了令人发指的反犹文章,论述“雅利安国际象棋”展现了战斗精神,并且欢呼德国最终在全世界赢得的胜利。

阿廖欣在生命的最后时光收回了曾发表的言论;1946年他的离世,标志着美苏间国际象棋争霸拉开了序幕,其激烈程度与冷战难分伯仲。苏联的象棋大师总体占了上风,但是1972年博比?费希尔横空出世,夺取了苏联人把持的世界冠军——这似乎也预示着苏联体系的最终崩溃。但是博比?费希尔陷入疯狂后,俄罗斯人再度称雄一时。尽管如此,苏联后期仍出现了伟大的棋手加里?卡斯帕罗夫(他与卡尔波夫之间争霸,是否预示苏联的分裂?),他在过去和现在都是一个政治异见分子。苏联解体后,该国的优秀棋手也流散到世界各地。

其中一些苏联棋手来到美国,为美国的国际象棋发展注入了新鲜活力。但是后冷战时代美国在国际象棋领域最重要的突破来自高新技术:IBM的“深蓝”超级电脑。它在1997年险胜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这似乎标志着,美国将主要通过高新技术指标来衡量、行使权力。但也许并不尽然。“深蓝”取胜后退役了,一如当年斯汤顿避免与莫菲交手。鉴于普通美国人反干涉主义思潮高涨(尽管竞选领导人还没有这个意识),这也许同样是个类比。

新兴国家崛起

无论美国会遵循什么道路,显而易见的是,老布什在1991年取得了“沙漠风暴”行动的大举胜利后所构想的美国主导的“世界新秩序”是不存在的。与此相反,21世纪的高级政治风云变幻,有印度等新兴国家的崛起,也有俄罗斯等老牌帝国回归。这个潮流也清晰地反映在国际象棋领域:男子世界冠军维斯瓦纳坦?阿南德来自印度。而英国人薇拉?门奇克在1944年英年早逝前一直保持着女子世界冠军的荣誉,此后直至冷战结束前的冠军一直是苏联人,而之后虽然还有一名来自俄罗斯的女子国际象棋冠军,但有四名冠军棋手来自中国。

亚历山大·彼得罗夫(英文Alexander Dmitrievich Petrov,俄文АлександрДмитриевичПетров)是早期俄罗斯国际象棋棋手,是国际象棋俄罗斯学派的奠基人之一,他和雅尼什(Carl Friedrich von J?nisch)一起分析并奠定了“彼得罗夫防御”,又称“俄罗斯防御”(C42),即1. e4 e5 2. Nf3 Nf6,丰富了国际象棋开局武器库。

彼得罗夫还创作了许多国际象棋排局,其中,最著名的是“拿破仑的莫斯科大撤退”排局,介绍如下:

1812年,拿破仑一世借口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破坏《蒂尔西特和约》,率军60万,兵分二路渡过涅曼河侵入俄境,攻占莫斯科。俄军总司令库图佐夫把主力撤离莫斯科,威胁法军交通线,组织军民“坚壁清野”,袭扰法军。拿破仑眼见前线飘雪,俄军不知去向,法军过分深入,补给线太长,官兵饥寒交迫,战争形势极其不利,决定从俄国撤军,于10月19日下达撤退令。

排局选择的时间点就是拿破仑决定撤军的时刻。棋盘上的h1-a8斜线为法俄军事分界线,a1格为俄京莫斯科,h1格为法京巴黎。黑王代表拿破仑,深入俄境,占领莫斯科。白王代表沙皇,远离首都,躲避拿破仑大军的主力攻击。但拿破仑深入敌后,形势不妙,正准备撤军。等到法军撤退行动开始,俄军主力即蠢蠢欲动,紧跟法军,但不派主力与法军交战,只用哥萨克骑兵、游击队埋伏骚扰法军。

法军行至别列津纳河附近,俄军设下一个“口袋”阵,准备一举歼灭法军。但俄将契察可夫被法军佯动所迷惑,违反库图佐夫命令,把本部主力南调到扎博舍维奇,为拿破仑所利用。拿破仑带领法军于11月底搭桥抢渡别列津纳河,随即毁桥,逃脱俄军追杀。在别列津纳河战役中,拿破仑损兵4.5万人。

这里,白棋王后(俄将契察可夫)本可以长驱直入a8格,一举杀王,但是,由于他的失察,错过了这一绝佳的机会。

历史上,拿破仑逃过一劫,带着约3万人残兵败将于12 月6 日逃回巴黎,重整旗鼓。

但是,在棋盘上,拿破仑还是被将杀了。沙皇(白王)恼怒,自己闪开,命令库图佐夫(白棋王后)出击,14. Kg2#,一举擒获拿破仑。

虽说棋盘上的故事在时间点上不完全符合历史,但是,与拿破仑最终的命运还是一致的。

纽约国际象棋圈的活跃人士费斯克(Daniel W. Fiske)第一个提出组织一次全美国际象棋冠军赛。他同朋友们讨论了这个想法并且确定:一是要把美国国际象棋下得最好的棋手都请到纽约来,二是比赛定于1857年10月6日正式开始。

提前几星期,参赛棋手就陆陆续续地来到了纽约,他们是阿拉巴马州的梅克法官(Judge Meek)、艾奥瓦州的保尔逊(Louis Paulsen)、康涅狄格州卡尔斯罗普(S.R.Calthrop)、政论家朱利安(D. Julien)、曾先后访问过巴黎摄政咖啡馆和伦敦辛普森俱乐部的纽约棋手汤普森(J. Thompson)以及参与组织赛事的普鲁士人利支滕海因(T. Lichtenhein)。在正式比赛开始前几天,人们还接到电报,说摩菲正在路上,赶来参赛。

与1851年伦敦大赛一样,在1857年第一届美国国际象棋冠军赛采用淘汰赛制。两位种子选手是摩菲和保尔逊。人们担心,他们会早早地遇上,但很幸运,抽签结果是:保尔逊对卡尔斯罗普,摩菲对汤普森。

摩菲的即将到来让人们感到振奋,人们都想见一见这个传说中的神童。终于,人们见到了摩菲。摩菲身高不足1.50米,有一张像年轻姑娘一样俊秀的脸,行为举止彬彬有礼,富有教养,无可挑剔。他戴着白手套,移动棋子动作具有一种女性的优雅。让人有些神秘莫测的是,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戴着单片眼镜,手持一根手杖。

摩菲下棋速度很快,一步棋思考从来不超过10分钟。下完后,他就不动声色地耐心等待对手走棋,脸上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情。而他的对手呢?经常是明显地处于劣势输棋境地,却死不认输,每走一步棋要用上一小时思考,而对手好不容易走了一步棋,摩菲随即予以回应。

第2轮,摩菲遇上梅克法官。这只是走形式,梅克法官本人对此并不抱幻想,摩菲胜出。而保尔逊那边也没有问题,他战胜了肯他基的拉法艾尔博士。保尔逊的棋风特点是非常扎实,他主要从菲利道尔那儿汲取灵感。他很少在对手王翼开展进攻,他是局面型的,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等待残局一决胜负。尽管在决赛中人们普遍看好摩菲,但还是有人想亲眼一睹,摩菲究竟是怎样啃下这块“硬骨头”的。

遭遇战之前,保尔逊就这样放风说:“如果斯汤顿或安德森在这里同摩菲下棋,他们一点赢的机会都没有。即使菲利道尔和拉布尔多纳再世,摩菲也一样能战胜他们”。如此悲观情绪,使得决赛少了悬念和刺激。尽管保尔逊最后还是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他同其他人一样,远不是摩菲的对手,最后的结果是摩菲取得压倒性胜利,以5胜1和1负夺得冠军。

摩菲是国际象棋上一个奇特的现象。不同于卡帕布兰卡和菲舍尔,少年摩菲在成长过程中很长时间没有参加过国际象棋比赛,也从来没有遇上过真正的对手,不过这丝毫也没有影响到摩菲在国际象棋上的磨练。

从12岁到18岁,摩菲很少下国际象棋。他在斯普林希尔中学上学,他的同学说,从没有见过他读国际象棋的书,更没有见过他下棋。他们还说,摩菲读什么书,只读一遍就能记住,从来不需要再读一遍。他学什么东西都很快,成绩优异突出。1855年他从斯普林希尔中学高中毕业,获得了学校的最高学分和评价。

随后,摩菲进入路易斯安娜大学学习,仅一年就获得法律文凭结束学业。据说,摩菲记忆惊人,他能背出路易斯安娜州民法典的绝大部分条款。

少年摩菲立下的志愿不是国际象棋世界冠军,而是一名律师。但是,他却被命运推到了国际象棋的风口浪尖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