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中文网
完美中文网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迟到者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迟到者

手机阅读

“风王结界*风之伤!”魔力形成的强大飓风将围攻的三只异兽逼退,没过多久夹杂着强烈电流和音爆又随之而来,其中还蕴含着清脆的剑鸣。

浑身都是武器锋利无比的纸御剑,速度超越一般精灵的极限达到10马赫的费洛美螂,以电流为食以电流为身以高压电击为攻击手段的电束木。三只异兽无一例外都是难缠至极的存在,对上它们饶是以Saber现在的体力也大感吃不消,魔力恢复的速度已经快跟不上消耗的速度。高强度的战斗使得‘坚’的状态也在每况愈下。

然而就在继续保持这样的攻势,用不了多久Saber必败无疑的局势,三只异兽之一的费洛美螂却被‘水梧桐’给叫走了。

速度快到看不清动作的费洛美螂离开,Saber身上的压力顿时大减。对上纸御剑、电束木不再是一味的防守,隐隐有想要反攻的趋势。

然而Saber的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丝毫喜色,反而越发凝重。甚至还带上一丝罕见的焦急。

绝对不能让那种危险的怪物过去!

与费洛美螂交手数个回合的Saber清楚的知道,对方的力量不单单只有速度。相反与其真正的力量相比,速度只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点。危险性远在其速度之上。

费洛美螂的代号不是速度,而是...美丽!

秘笈...Saber转动着手中的利剑,不列颠最强的剑技又要再次出现。

就在Saber又一次将纸御剑、电束木逼退,想要击杀费洛美螂的时刻。一个巨大的黑影正朝她笼罩下来。

轰隆,Saber前一秒中待着的位置出现一个巨坑。地板被砸出了一个大洞。Saber连同袭击者一起掉到了城堡的下一层。

“亚瑟!”希罗娜望着塌陷的地板大惊失色,直到Saber的声音从大洞传来才稍稍安心,专心对付其异兽部队。

在那道黑影砸下来的那一刻,Saber的反应也是极快的,立刻展开‘风王结界’抗住了那可怕的一击。

连灭龙奥义都能轻易挡下的风王结界上,此时却已布满蛛网般的裂痕。随手撤去,Saber心中具是一沉。作为自己最强的防御手段,却连对方一击都挡不住。

“嘿嘿...”伴随着骨头的嘎嘣作响,露出了那个袭击者的真实面目。不是别人正是那‘水梧桐’。

裸露在外的肌肉反射出别样的光泽,显然肉身已经被强化到一个非人的地步,然而‘水梧桐’的神态却越发的接近正常人类了。

“你们两个上去帮忙。”背对着纸御剑、电束木不容两人质疑的说道。待那两个强大的异兽走后,用大拇指点着自己的胸口,对着Saber说:“换人了,从现在开始你的对手是我!”

狰狞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我会亲手拧断你的脖子。”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一抹寒光闪过,带着杀意的石中剑便朝‘水梧桐’袭来。Saber手上的一点也不含糊。对方并非值得尊重的骑士,Saber才不会和它讲什么骑士道精神。

所以在对方说话间便以悍然出手。

瞄准的是‘水梧桐’的咽喉,势必要将其一剑击杀!

无可匹敌的王者之剑在‘水梧桐’的咽喉处划过,没有预想中的血光四射,两两相交之处竟然迸发出大量的火花。

就在Saber惊讶之余,一双大手犹如重锤袭来。连忙将剑横在胸前,无可匹敌的巨力袭来震的Saber双手发麻。眼见无法硬抗Saber顺着这股巨力倒飞出去,直到退到墙壁处才将这股力量堪堪卸去。

望向敌人的那一刻,Saber眼中尽是难以隐藏的震惊。中了那一剑的‘水梧桐’别说是重伤了,就连一丝血痕都没有。脖颈上只留下了一抹淡淡的白色划痕。

毫发无损!

比起之前‘水梧桐’竟然又一步被强化了。

强化到一个连Saber都无法硬抗的地步。

与此同时,两人战斗的上一层。异兽们也与千里他们做着激烈的战斗,在‘水梧桐’以死亡为威胁的破势下,异兽们的潜力纷纷被激发出来。

如同不要命般,疯狂的朝几人发动进攻。

就在千里他们指挥精灵们奋起反抗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股粉色的气体弥漫在空气中。这种气体无色无味,无毒无害。就像是融于空气中的某个成分一样,甚至连防御无法防御。

吸入这些气体的精灵们表面上都没什么异常,但很快就变的不知所措,那羞涩的表情就仿佛在心爱的人面前做错了事。到最后更是失去战斗意志被疯狂的异兽们撕成碎片,化作它们的口粮。只有那些意志强大,或是具备精神力特性的精灵才侥幸躲过一劫。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被千里他们放出来银河团精灵就已经损失了高达三成以上。

那种粉色的气体名叫——“费洛蒙...”

费洛美螂的真正力量,它的体内能分泌出一种未知的费洛蒙。

这种力量就犹如爱情女神一般。让人深深的着迷,在不知不觉中堕入阿鼻地狱。

千里、希罗娜乃至米可利都在不同程度受到费洛蒙的影响。好在三人的意志力够强,才没有发生直接丧失战斗意志的现象。

拥有对魔力A级的抗性的Saber深知这种力量的可怕,所以她才会想要阻拦费洛美螂的离开。

“死吧!”铁锤一样的拳头如雨点般朝Saber砸去,沉重而又密集。‘水梧桐’的攻击方式比起拥有Berserker职介的赫拉克勒斯还要野蛮。

如狂风暴雨,无穷无尽连绵不绝。光是招架就已经很是勉强,更不要说是反击了。

Saber的体力与魔力在对付三大异兽的时候已经消耗了大半,这时在对上蓄势已久的‘水梧桐’就显得十分勉强了。

身体越是疲惫体力流失的越多,出错的机率也就变的越多。只见Saber一个失误被‘水梧桐’抓住,被逼着硬碰硬了数记。

胸口一热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再也止不住的喷出。‘水梧桐’再次狰狞的一笑,乘胜追击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来到Saber的面前,举起被漆黑色物质包裹着夹杂着毁灭生机之力的手臂,对准Saber就是一拳。它势必要在这里将Saber击杀。

一连串音爆声响起。

就在Saber自己都认为中了这一拳就算不死也要重伤之时,一只并不宽大的手掌,在‘水梧桐’难以置信的眼神中举重若轻般将那毁灭一切生机的一拳接下。神态轻松,泰然自若,仿佛只是做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

另一只手揽上Saber那纤细的腰部,将其紧紧的搂在怀中,生怕放手对方就会离开一般。

耳边传来一个让Saber安心的声音:

“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抱歉...我来迟了。”

姗姗来迟的杰尔夫参见。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