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中文网
完美中文网 >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 第二千六百六十四章 楼道激战(五十二)

第二千六百六十四章 楼道激战(五十二)

手机阅读

安抚归安抚,不过说实在的在徐仁杰这边,他原本还真没想到要给中年人那边汇报己方情况。

事态平息后,他唯一想到要联系的就是己方在外弟兄。

理由很简单,己方在外弟兄那是真正关心自己死活的人。

自个儿如果不及时与他们通报,他们那是很可能冒险采取救援行动的。

这个节骨眼,他们若是采取救援行动,最后结果……不言而喻。

而反观场馆中年人,己方在他眼里算个什么东西呢?

己方不过即使替他解决麻烦的棋子。

既然是棋子,随时可以丢弃。

既然是棋子,他中年人又怎么会在乎?

己方行动成功,他中年人少了个麻烦。

己方行动失败,他中年人少了十张吃饭嘴巴。

所以不论成功与失败,对他中年人都没有损失。

以那家伙利益至上性子,他才不会对己方这些抛出去棋子在意呢?

再说了,老徐走这步,冒死带着新军离开安全场馆来这边拼命……他做这些可不是为了中年人。

老徐冒这个险那是为了身边这些弟兄,所以他并不需要给中年人汇报什么。

至于说新军筹建,中年人也没有付出什么。

当然如果那一周吃喝物资算是付出的话,那老徐他们现在给音源破坏了,也等同于是还了他提供物资的人情。

而且徐仁杰也从未想过要从中年人那得到任何额外援助。

徐仁杰可没有郭老四那般天真,后者没和中年人接触过,不了解中年热底细但他徐仁杰了解。

中年人要是能在这个时候给他们提供帮助援手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活见鬼了。

这中年人早在队伍行动前就对老徐提的要求推三阻四,这货心理只想着叫新军去给他卖命,但却未想投入任何东西。

如果不是老徐执意争取,怕是连那所谓的一周口粮都会被中年人收缴。

站前中年人尚且这副嘴脸,时下你指望他还能对你提供什么援手?

警报一经消除,中年人最大隐患算是解除了。

既然新军派出既定目的已经达到,那新军死活更加是可有可无了。

也正是因为此徐仁杰找不出任何需要和中年人手台沟通价值。

不过既然眼下郭老四当面提了这个诉求,徐仁杰不好无视。

尽管他本人没有意愿与中年人沟通,尽管他本人不指望中年人给他提供什么援手,但这通电话对众队员的意义和价值老徐不能忽视。

徐仁杰因为了解中年人,他可以比在乎中年人那边。

但下面队员他们不了解,他们对中年人和场馆还是抱有很大期望的。

这个时候期望这东西还是有价值的。

老徐不想就这么什么都不做叫队员们失望。

这样对队员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当然更为重要一点,众队员难保不会因此对他徐仁杰产生什么异样想法。

毕竟,郭老四会提这个问题,说明他对场馆那边还是抱有期望的。

自己什么不做就否决,对方心理肯定会有想法。

而这对队伍团结自是有影响。

徐仁杰可不希望一通可有可无手台通话影响队伍团结,所以尽管心理不想和中年人沟通,但为了大局,老徐还是接受了郭老四的提议。

只是接受归接受,徐仁杰对这次沟通结果是不抱任何希望的。

尤其是众队员所期盼的,从场馆那边获得援手这茬事儿……虽然这边还是开始正式汇报沟通,但徐仁杰已经可以百分百肯定……这茬事儿是没有任何实现可能的。

中年人没有任何理由和可能为他们派遣更多人手。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本身老徐就没有报这种想法。

他接下来的手台沟通说白了就是例行公事走个过场。

摸出手台,徐仁杰不废话,直接是给中年人呼叫。

相关频率早在和叶昊通话结束后,他便是给调回去了。

所以此刻倒是没有因为调节频率显得突兀。

“队长,我是徐仁杰,收到请回话。”

“滋滋~”

“队长,我是徐仁杰,收到请回话。”

“滋滋~”

因为距离原因,老徐这边信号传输不是很顺畅。

不过老徐的呼叫最终还是顺利传到了中年人那边。

警报解除后,中年人便是躺倒床上准备休息。

毕竟这警报是万恶之根源,警报不接触,外面畜生会源源不断朝场馆这边聚集。

这对整个场馆都是巨大威胁。

眼下警报解除,虽然外面已经聚集畜生威胁并未就此解除,但对中年人而言,一桩心事算是告一段落了。

这事儿了了,中年人心头大石也就落下了。

至于其它麻烦问题,那等以后再慢慢解决。

这连日的紧张也是给中年人折腾的够呛。

要知道,他过往何曾遭过这种罪?

加上年纪摆在那儿,他的精力本就不能和年轻人比。

更不消说在体育馆他过着老爷般的生活,成年好吃懒做,身子骨早就被掏空了。

现在这般通宵熬夜,并且面对这般危机紧张时刻,中年人也是有些扛不住了。

可是叫他恼火的是,这刚躺下没多久,困意真如洪水猛兽要将他吞噬之际,手台滋啦滋啦跟出来毛病时响个不停。

搁着平时,中年人休息肯定是把手台给关了,过往有驻军在外把手,这场馆也不会出啥幺蛾子。

但现在不一样,此般紧张局势下,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所以中年人也是不得已将手台放在身边,保持24小时开机,以免有紧急事态自己全然无知。

只是这手台放在身边,便是不可避免会被这些恼人噪音干扰所折腾。

听得滋啦噪响,困顿不堪中年人几乎本能就想给手机砸咯。

可是最后一刻他还是忍住了,因为就在他准备将脑中想法付诸实践之际,手台内里滋滋声混杂这连串呼叫传了出来。

而对方话里所提姓名清楚告知中年人这是徐仁杰发来的联系。

说实在的,当听到徐仁杰声音从手台里断续传来之际,中年人还是有些惊愕的。

毕竟就在几分钟之前,他还在为如何处置徐仁杰脑中犯难。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